>

无问西东

- 编辑:188体育平台 -

无问西东

上周六看了电影,感觉有很多想要表达,奈何男朋友觉得我的视角清奇、认识浅薄,我也不愿再和他争执便作罢,还是决定写点什么。

最近大火的《无问西东》,带给人太多的感动。关于真实,关于自我,关于珍贵,每个点都值得所有人思考与回味。

图片 1

片中的主角们都是幸运的。冥冥之中,一直有人在指引着他们,让他们做出了于己而言最好的选择。让他们在这迷茫、残酷又浮华的世界中明了了自己的真心,并体会到了自身的珍贵,学会了善待自己与他人。

除去四个故事之间逻辑很牵强、背景设置不符合史实、强行堆砌情怀的不足,我还是被电影里多处打动,吴岭澜老派民国知识分子的风骨,沈光耀保家卫国的气节(PS:王力宏帅到爆炸啊啊啊~),程鹏、李想支援边疆的热血,张果果坚守道德的善良,或许生活在和平年代的我没有为国牺牲这么大的情怀,但是这还是围绕一个主题,什么是真实,怎么才算忠于自己内心的真实。借用电影里的台词:什么是真实?你看到什么,听到什么,做什么,和谁在一起……有一种从心灵深处满溢出来的,不懊悔、也不羞耻的平和与喜悦。”或许这是人的一生要完成的作业,在一次次的选择中慢慢修炼。

既然有幸运,那么就会有不幸。

其中程鹏、王敏佳这条线最打动我,不仅是他们三人之间的感情纠葛,还有他们的老师许伯常、刘淑芬夫妇。作为一个女人,一生能得到像陈鹏这样从头到尾真心待你的伴侣,我觉得在爱情上绝对是最圆满的,可惜陈鹏当时不够勇敢、王敏佳醒悟的太晚,导致几乎付出了生命的代价。程鹏当初把爱情放在了理想的前面,可是他没有勇敢迈出一步,王敏佳还在两人之间迷茫,就这样错过,我觉得最后也不算走到了一起,因为现实上在那个年代他们也没办法真正在一起,况且代价实在太大了。对于李想,他不是一个坏人,我不想活的那么黑白分明一定要给他扣个好坏的帽子。他为了自己的支边理想选择了不出来澄清,只是他没想到事情愈演愈烈,接下来自己就活在自责与愧疚中,一生不得安宁。李想在支边时把自己的食物和水留给了别人,而自己死得壮烈,到死也不知道最好的朋友还活着的事实。谁能告诉我他是个好人还是坏人?

片中的重要配角刘淑芬——王敏佳、陈鹏和李想的中学老师许常伯的夫人,大抵是影片中最不幸最悲催的人物了。

说说这对老师夫妇吧,可能有很多人觉得刘淑芬不尊重丈夫还无理取闹导致王敏佳陷入批斗深渊,几乎丧命,可是想起她投井自杀的那一幕,我老在想造成悲剧到底是谁的错?王敏佳他们只看到了师母打骂老师,义愤填膺,就写了一封匿名信警告师母。然而,许老师是如何对待刘淑芬的,他们不知道。在刘淑芬眼里,许老师是一生所爱,因他当初一句“一辈子对你好”要娶她的誓言,她信了,从此不顾一切,不留后路,一直爱着这个男人。她在感情遭遇变故时选择以死相逼来将这个男人绑在自己身边,选择逃避不肯清醒面对,在婚后不管丈夫对他再漠然,她依然不放弃,乞求从浆洗烹煮中得到丈夫一点点的爱,可是也只是徒劳。即使婚姻形同虚设,二人形同陌路,她还是誓死捍卫,直至逼死王敏佳,在恐慌、害怕、悔恨、绝望中跳进深渊,结束生命。或许女人都是一样的傻,对于自己的爱的人随口的一句话便当了真。这位许老师又做了什么,他不是唯一的受害人,冷暴力,不交流、不关心,什么都划清界限,清楚的连朋友都算不上吧。他碍于世俗的眼光屈服报恩,娶了刘淑芬,却从来没有尽过一点丈夫的责任,对邻居、同学热情,唯独视自己的妻子如路人,我永远忘不了二人在巷子里遇到,他见了刘淑芬就收起笑容,不肯直视妻子一眼。如果做不到就不要轻易许下承诺,或许当初那个傻傻的女人还不至于陷得那么深,早些放彼此一条生路。随着“假想敌”倒下,刘淑芬最后挣扎的理由和寄托也没了,丈夫依旧冷漠,明白这世间再无留恋,一跃跳井,背影决绝。每当一想起这一幕,我还是止不住流泪,希望下辈子这个女人可以真正找到一个真正疼自己的人。对于感情,大多数女人做不到那么理性,只希望我们的付出能被那个人珍惜,不求回报,只求善待,因为我们都是父母的掌上明珠啊,再辛苦也不要忘了我们也是有人爱着的,有人会心疼的。

1、“ 你必须爱我! ”VS“我做不到啊!”

刘淑芬的首次出场,便是一个活脱脱的“母老虎”形象——在院子里打骂丈夫。这一幕被前来看望老师的王敏佳、陈鹏和李想在墙外看到,王敏佳当时便按捺不住,骂着“老疯子”便要出面为老师说理,被陈鹏和李想拦住了。在回去的路上,我们透过李想的叙述了解到许刘二人的婚姻并非两情相悦的结果——“当年师母供许老师读完大学,许老师想悔婚,师母坚决不同意”。

在后来的片段中,我们看到了刘淑芬对丈夫的爱,以及求爱而不得的痛苦——

她在院子里洗衣服,即使丈夫瞧也不瞧她一眼她也含笑含情脉脉地看着大口吃饭的丈夫(大概有种“只要你能吃饱,我就很高兴”的满足感);

她把馒头、稀饭都留给丈夫,自己只用开水泡咸菜当饭吃;

她于夏夜坐在床边用花露水轻抚双腿,同时浅笑深情地望向伏案工作的丈夫……

她一个中年妇女,看丈夫的眼神,活脱脱是怀春的少女啊!只是少了一抹娇羞,多了一丝赤裸裸的渴望。

可是,并非所有的深情都能得到回应。

即使刘淑芬对许常伯再好,也弥补不了两人在情感上的疏离。

当收到匿名控诉信知乎,刘淑芬彻底怒了,她一边职责丈夫在“外面有女人”,一边控诉丈夫对自己的疏远——

Part 1

刘淑芬开始打丈夫,许伯常一动也不动:“你打死我吧,打死我你少30斤粮票。”

刘淑芬眉头紧锁:“你以为我把饭都留给你吃,就为了你那30斤粮票?当初是你说要和我过一辈的! 外人只看我怎么打你骂你,可他们不知道你是怎么打的我。 

“胡说!我什么时候碰过你?!”许常伯一脸正人君子。

刘淑芬说的当然是心里的伤。

“只要这屋里只有我们两个,你一句话也不会对我说…… 你是用你的态度打的我,你让我觉得我是世界上最糟糕的人。 ”

Part 2

许常伯到桌前倒了一杯水,刘淑芬走过来把杯子砸了——

“ 你和我的东西分得特别清楚,我把你的杯子砸了,你宁愿用碗喝水,也不愿意用我的杯子……”

刘淑芬又端来一摞碗:“ 我要是把你的碗也砸了,你会用我的碗喝水吗? ”许伯常没有说话,只是坚定地摇了摇头。

“当初是你说要和我过一辈子的……”

“当初当初!难道人就不可以变吗?!为什么所有的事情都可以变,就这件事情不能变?!!!”一向隐忍的许常伯也终于忍不住。

“不能!”刘淑芬吼道。

这段激烈的冲突中,我和刘淑芬一样,心碎了。我理解了刘淑芬心中的悲与哀。在爱中,有什么比冷漠更让人心碎?丈夫从来没有碰过自己,这是怎样的一种凄凉……

许常伯也是这段婚姻的受害者,面对无法爱的另一半,他只能寄情于工作。不知道许常伯当年悔婚的原因是什么,但我们不能根据刘淑芬供他读完了大学而他要悔婚就判定他是个渣男。因为感情是场双人舞,结婚之前我们是有权利选择更换舞伴的。

可是刘淑芬不懂。她在供许常伯读书之时,便把自己给丢了。她人生的全部意义,就是许常伯。

2、打倒了“狐狸精”,你会对我好一点吗?

从心理学角度,当成功时,人们普遍倾向于内归因,认为是自己的能力是成功的主导因素,而面对失败,人们则倾向于外归因,认为是外部因素导致的。

刘淑芬显然也是如此。她一直弄不明白,当初那个说要和自己过一辈子的丈夫为什么不爱自己。所以当控诉信出现,她觉得自己终于找到了答案:原来是因为外面的“狐狸精”!

既然知道了答案,无处安放怒火(天天打骂丈夫也会厌倦的吧)的刘淑芬是一定要捍卫自己的权益的。于是她决定要把“想把自己搞臭的狐狸精”搞臭!

在寻找“狐狸精”的过程中,刘淑芬充分发挥了女性福尔摩斯般的侦查能力,她根据“一逗到底,结尾三个惊叹号”的特征,通过翻看书规顶部的一摞摞作业本,成功找到了写信者王敏佳。

如刘淑芬所愿,王敏佳被批斗了。

在批斗会上,除了主持者慷慨激昂地痛陈罪状成功引起了人民群众的愤怒之外,刘淑芬对批斗会的高潮部分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王敏佳在一边听着对面好友李想做先进报告时说“要和破坏势力划清界限”一边被剪断长辫子的时候,笑了。这下可惹恼了刘淑芬,“什么,你个破鞋,你作为被批斗的对象,你居然还敢笑?!老娘心里这么苦,你居然还可以笑?!”她大抵在心里这么恨恨地想吧。于是她指着台上的王敏佳大喊“笑?她居然还在笑!打她!”台下已经群情激奋,在“去责任感”的大众情绪感染下,群众们纷纷上台,对王敏佳拳脚相加,还有人拿起了凳子……

3、我被自己拖入深渊

王敏佳“死”了。

人群一哄而散。

刚才还在为伸张正义而勇敢出头的人们,突然变得避之不及。为减轻自己的罪恶感,还有人说着“怎么这么不禁打”。

并未动手只是远远看着的刘淑芬,走近确认了王敏佳的“死”后,吓懵了。她一屁股跌坐地上,颤抖着不知所错。

她的两个一直陪同她控诉、大骂王敏佳“婊子”“破鞋”的好姐妹,在面对造成他人死亡的恐惧中,也扔下她跑了。

不知道那一刻刘淑芬的心,在背负一条人命重量的同时,是否还有“看清人情冷暖”的苦涩?

她木然地走回了家。她从没想过要她(王敏佳)的命。但她却因为自己而死。

丈夫的冷漠,姐妹的"丢弃”,一条人命在良心上戴上的枷锁,让刘淑芬已无力前行。

在院子里,刘淑芬看到了年轻时穿着碎花裙子的她和丈夫一同演奏手风琴,他们深情相忘,嘴角上扬。阳光洒在他们身上,他们似乎是这世上最幸福的人儿、

她收回目光,看到了下班回家的丈夫。两人距离十米不到,相对而立。接着两人相向而行,擦肩而过,形同陌路。

许常伯感觉到了妻子的反常,掉头尾随妻子,却看到了刘淑芬毫不犹豫地迈入井口的一幕。

许常伯一个箭步冲到井边,对着深井大喊“淑芬!淑芬!!!”然后疯了似的喊道:“快来人呀。有人跳井啦!”“淑芬跳井啦!”不知道那一刻的许常伯,更多的是害怕,还是伤心难过?


刘淑芬的故事就此结束。

对于主角王敏佳来说,她是人生路上的一个大坎坷,但同时也是引领自己找到真爱的有着超级丑陋包装 的“礼物”。但对于刘淑芬自己而言,是她自己亲手挖掘了埋葬自己的墓穴。

与影片主旨找到“真实”“珍贵的自己”相对比,刘淑芬显然是个反面人物。在感情中,她遗忘、丢失了自我,她的价值、她的悲欢喜乐,都建立在丈夫许常伯身上。

虽然刘淑芬最终的自杀有时代的原因(王敏佳的死是造成刘淑芬自杀的直接原因,而王敏佳的死则有着深深的时代烙印),这使刘淑芬的悲剧看起来似乎是个极端,但其实,刘淑芬的死是必然。只是,如果没有这场变故,她还有另一种死法——对这段感情彻底死了心,进而获得重生。

可是人生没有如果。

刘淑芬不是坏人,她的死,就是因为她身上的善无法承受自己做下的“恶”。

她最大的错,不是把王敏佳当成丈夫不爱自己的理由,不是对丈夫的打骂与苛责,而是在爱中完全丧失了自我。一个不会爱自己的人,带给他人的更多的只是控制和占有。最终,是害人又害己。

所以,要想爱人,请先爱己。

无自我,莫谈爱。

本文由关于娱乐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无问西东